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 安全监控时变革:让“看不懂世界”的计算机“看懂”世界

安全监控时变革:让“看不懂世界”的计算机“看懂”世界

“看懂”世界

  在他看来,计算机视觉领域最根本的是让计算机“看懂”这个世界,而非过去的“看见”世界。 “看见”世界,就如人们用相机拍照,由人来看照片;而计算机“看懂”世界可涵盖的领域很多,DG则聚焦于安全和商业分析领域。

  在安全领域,传统的摄像头记录了正在发生的事情,可以说是“看见”了世界,并存储了下来。但是,赵勇认为,传统的摄像头公司在过去二十年,借着庞大的市场快速增长,拥有了大量数据,也产生数据冗余的问题。

  “未来二十年,在安全领域,将是视觉分析的天下,拼的是创新技术,而非成本和渠道。”他如此看待安防监控的发展方向。

  简单来说,他所描述的视觉分析是借助计算机视觉,透过视频传回的数字信息,分析每个物件是什么,动作是什么,意味着什么,就像人最珍贵的元器件—神经网络,做着复杂的信号处理工作。

  整个软件系统是借助计算机视觉技术,模拟人脑提出解决方案。而该技术也是人工智能的研究分支。“最光明的机会在于机器能像人一样去解决问题的,用计算机系统来模拟人的思维。”赵勇阐释道。

  在商业分析领域,DG主要瞄准线下的百货公司。他认为,现在的百货公司无法像电商一样做精准营销,比如判断什么客户在什么时间段降价,在从其是决策者一拍脑袋,营销无法科学化是因为每个环节无法精确测量。

  “在DG的监控网络中,任何时间有多少客人看了什么摸了什么,都可以做成有趣的数据,从而告诉商家如何做决策。”赵勇说,“我们会最终生成报表和数据,为公司提供建议,甚至详细到货架上物品如何摆放,每个店面如何收款达到最佳效果。

  此外,计算机视觉还将在能源、国防、社会安全、司法、教育和社区等领域有所应用。

  比如煤矿企业,赵勇解释说有着著名的“三防”—人防、机防和狗防,对于炸药仓库的管控非常严密。 在电力行业,在荒郊野外的高压电线经常被人为破坏或者盗取,造成经济损失和服务中断。同样的还有石油管道容易遭到破坏。

  在教育领域,监控摄像头一般安置在考试期间防止作弊,但这个应用在他看来较为局限。“我所想的是未来的摄像头能持续长期的观察,去看懂孩子们做什么,如何与老师同学的互动,如果发现问题,可以及时反馈给老师,改善教育质量。

  重塑安全

  安全战略,一直是各个国家的重中之重,内忧外患都在时刻严密监控和防护。在伦敦,进行安全监控的摄像头数目甚至超过了人口数量。在赵勇看来,虽然恐怖主义伤害到人的绝对数目相对人口总数较小,但所造成的恐惧感和负面影响十分巨大。

  近年来,国内也不断遭受恐怖主义袭击,我们成为了恐怖主义的受害者。从昆明火车站到新疆早市的砍人流血事件,无不刺激着人们紧张的神经,加深了人们的恐惧心理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去年国内的新增摄像头数目达到3000万个,整个安防监控市场的市值高达4000亿元。这是一个庞大且备受重视的市场。但是过去二十年,国内的安防监控技术主要做了两件事—监控视频的数字化和网络化。

  赵勇认为,这个传统领域也需要被互联网加速推进和迭代。

  在安全领域,现在的摄像头只能看见世界而不能分析,DG尝试发明新的安全监控网络,主要由机器人软件、机器人视觉软件来判别图像,通过智能分析提前判定异常信息,发出预警,提高安防重镇领地的安全程度。

  在信息爆炸时代,互联网上产生了海量数据。而这些数据,正如李彦宏在2014百度联盟峰会所言,大多数是无用的数据,而真正有价值的数据却被淹没在信息海洋中。

  近年来,安全监控领域已经将摄像头存储的视频信息数字化和网络化,而这其中就有无数帧单调重复、没有价值的画面,而真正需要预警的画面却容易被人力监控所疏漏。

  现在的人力监控真的捉襟见肘到了要被替代的时刻?赵勇举例指出,国内某机场共布设了5万个摄像头用于安防,同时安排了12个人三班倒对视频画面进行监控,这就意味着每班有4个人值守,而每人需要实时查看1.25万个摄像头传来的画面。

  而这数万个摄像头的画面常常是一致的,人脑要从中判断出异常,对体力和脑力都是极大的考验。“对于安防重镇,比如武器仓库、银行金库、机场等地,对于安全等级的要求极高。提高安全等级意味着更多的安全感。”赵勇解释道。

  安全,这个4000亿价值的市场,在全国对于安全的高度重视下,这个数字还将增长。对于DG,他们的目标客户则是对安全等级要求较高的国企、央企等大客户。北京监控工程中心制作发布。

以上信息来自网络,由北京监控工程北京监控安装小编整理发布